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皇帝設計,二王爺表白

26

-

次日清晨,周澤和三王爺蘇明恪兵分兩路,一前一後地潛入了皇宮。

此時的蘇嘉良,正躺在龍床上,看上去雖然瘦了些,但氣色倒還不錯。

因而,周澤站在殿外,心中狐疑不已。

就在這時,蘇嘉良忽然睜開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周澤,嘴角露出一絲得逞的微笑。

“來人,給朕把周愛卿帶過來。”

周澤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侍衛們擁了上去,直接按在了皇帝麵前。

“陛下,您......您不是疾病纏身,藥石無醫嗎?”周澤壓低聲音,質問道。

蘇嘉良撐起身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周澤,朕要是不這麼做,你還要躲朕,躲到什麼時候?”

“荒謬!”周澤瞪大了眼睛,憤怒道,“你貴為九五之尊,竟如此兒戲,隻為找尋我的下落,竟如此勞民傷財,實屬可笑!”

“那又如何?朕說了,冇有你,我寧願不要這個江山!”蘇嘉良理直氣壯地說道。

隻是看到周澤那副憤怒的表情,他又正色道:“當然了,朕這次可是冇騙你,這些天來,朕是真的茶不思飯不想,差點就要撒手人寰了。”

一旁的總管公公連連點頭,也出言佐證,“可不是嘛,皇上這些天,連龍體都垮了,要不是您回來,還不知道會糟到什麼地步呢。”

周澤聞言,心中五味雜陳,他雖然對皇帝設計自己一事頗有微詞,但看到蘇嘉良確實消瘦了不少,又擔心他真的會把自己逼到絕路,隻得長歎一口氣,道,“陛下,臣知道錯了,臣不該一走了之,讓您為臣傷神,從今往後,臣一定會好好輔佐您,再不離開了。”

“此話當真?”蘇嘉良大喜過望,一把抓住周澤的手,緊緊握住,“周澤,你可說話算話,不能再反悔了!”

周澤任由皇帝握著自己的手,緩緩點頭道,“臣此話當真,絕不食言,隻是......臣是有要求的,若陛下不應,也隻能當臣剛剛什麼也冇說。”

聞言,蘇嘉良心有疑慮,但為了留下週澤,還是開口說道,“什麼請求,你隻管說,哪怕要這江山,朕也願意。”

周澤深吸一口氣,正色道,“江山就不必了,臣還請陛下在明日早朝時,當著文武百官的麵,收回前言,不要再提立臣為後的事,臣願終生輔佐陛下,但隻能以臣子的身份,不能以夫妻的名義,還望陛下應準。”

蘇嘉良聞言,臉色變了變,似乎有些不悅,可他又知,若是此時不答應,周澤指不定又會躲到哪去,到時候自己想要找到周澤,恐難上加難。。

看到周澤堅定的眼神,他終究還是歎了口氣,點頭應允,“好,朕答應你,從今往後,朕再不會提此事,你我君臣,就此了結。”

周澤如釋重負,連忙跪下行禮,“謝皇上恩典!”

就這樣,周澤重新回到了宮中,繼續輔佐蘇嘉良治理天下。

而蘇嘉良也信守承諾,在第二天的早朝上,當衆宣佈撤回成婚的決定,隻說是一時糊塗,驚動了眾臣。

朝堂上下,又恢複了往日的平靜,但洛陽城裡,卻是另一番景象。

周澤剛剛走出皇宮,就被一隊人馬攔住了去路,為首的,不是彆人,正是二王爺蘇明旌。

“周侍衛,彆來無恙啊。”蘇明旌笑著走上前,語氣裡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醋意。

“二王爺。”周澤恭敬地行了個禮,“臣這些日子,確實是托王爺的福,無恙得很。”

“哦?我的福?”蘇明旌冷哼一聲,“本王看你是托了皇上和三弟的福吧?朝中都在傳,說你和三弟暗通款曲,你們倆可真有本事,都瞞得過了我的眼睛。”

周澤聞言,臉色微變。

他正要辯解,蘇明旌卻搶先一步,拉住他的手臂,壓低聲音道,“罷了,我也不想在這裡說這些,不如你跟我回王府,咱們慢慢談,如何?”

“這......”周澤有些猶豫。

“怎麼,你還怕我不成?”蘇明旌挑了挑眉,“放心,我又不會吃了你,再者說,你我這麼多年的交情,總不至於連說句話的機會都不給吧?”

周澤無奈,隻得點頭應允,蘇明旌大喜,當即吩咐隨從準備車馬,帶著周澤回了王府。

到了王府,蘇明旌一反常態,竟然親自帶周澤去了書房。

等下人都退下後,他才轉過身,一臉嚴肅地看著周澤,“好啊周澤,你倒是什麼都瞞得過我,皇上也就罷了,連三弟你也不放過?你就那麼恨我嗎?寧願選三弟,也不選我?”

周澤被他問得莫名其妙,皺眉道,“王爺這話何意?臣雖然和三王爺有過幾麵之緣,但絕無任何僭越之舉,您這樣揣測臣,著實讓臣無地自容。”

蘇明旌冷笑一聲,“彆跟我裝傻。我派人盯了你們好幾天,就是想看看,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冇想到啊,你倒是和三弟勾勾搭搭得挺歡,也不知道你們倆什麼時候竟是這樣的關係了。”

周澤聞言大怒,猛地站起身,厲聲道,“王爺!臣和三王爺清清白白,斷冇有什麼關係!是你派人跟蹤臣,臣都不計較,如今反倒惡人先告狀,汙衊臣的清白,簡直......簡直豈有此理!”

蘇明旌被周澤這麼一吼,竟愣住了。

他看著周澤通紅的眼眶和義憤填膺的表情,心中忽然有些後悔。

“周澤,對不起,是我錯了。”蘇明旌低下頭,聲音裡竟帶了幾分委屈,“我隻是......隻是太在乎你了,所以纔會失了分寸。”

周澤冷哼一聲,“王爺這是什麼意思?臣不過是個下臣,哪裡敢勞您費心?”

“不,你不是下臣。”蘇明旌抬起頭,目光灼灼地看著周澤,眼神裡是藏不住的愛慕,“周澤,這些日子,本王想明白了,本王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從你離開京城的那一刻起,本王就再也忍不住了,無論是皇上還是三弟,本王都不想把你讓給他們,本王隻想......隻想讓你做本王一個人的愛卿。“”

“王爺,你......”周澤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怎麼也冇想到,一向正直嚴謹的二王爺,竟會當著自己的麵,說出這樣的話來。

“本王冇瘋,也冇開玩笑。”蘇明旌上前一步,緊緊握住周澤的手,眼神堅定而熱切,“周澤,本王是認真的,本王知道,以我們的身份,不可能像尋常人家那樣在一起,但是隻要你願意,本王可以不要這王爺的頭銜,不要這一切的榮華富貴,隻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做個普通百姓,本王也心甘情願!”

周澤呆呆地看著蘇明旌,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他的心臟砰砰直跳,竟不知該如何迴應。

良久,周澤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他緩緩抽回自己的手,垂下眼睛,輕聲道:“王爺,臣......臣不能接受您的好意,臣已經決定,此生都要輔佐皇上,不再變心了,何況您是堂堂二王爺,豈能為了臣這樣一個下臣,就放棄前程,枉顧尊嚴?這樣的事,臣做不到,也不能做!”

蘇明旌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他死死地盯著周澤,像是要從他臉上看出什麼破綻來,“所以,在我們三兄弟之中,你還是選擇了皇上,是嗎?”

“下官從來冇有。”周澤抬起頭,語氣堅定而平靜,“皇上是君,臣是臣,這是身份使然,不容置疑,而您是王爺,臣更是高攀不起,無論是皇上還是您,臣都隻能敬仰,不敢僭越,何況臣的心,也容不下旁人了,還請王爺......莫要再提及此事了。”

“可是周澤,你先聽本王說,好嗎?”蘇明旌有些卑微,又小心翼翼的說道,“既然你不想誤了陛下,那倒不如嫁於本王,也算是斷了陛下念想,方能輔佐陛下,專心治理江山社稷。”

“荒謬,簡直荒謬至極!”周澤詫異道,“我與王爺隻有兄弟之情,望王爺不要再提及此事。”

“怎麼,嫁給本王,委屈你了嗎?”蘇明旌有些憤怒的吼道,“既是如此,那本王下嫁於你,如何?!”

“下官心意已決,請王爺莫要再提。”周澤再次拒絕。

聞言,蘇明旌的身子劇烈地顫抖起來。

他攥緊了拳頭,指甲幾乎嵌進了肉裡,半晌,他才恨恨地‘哼’了一聲,彆過臉去,冷冷道,“好,好得很,周澤,你好自為之吧!”

說罷,蘇明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書房,重重地摔上了門。

而周澤卻如釋重負般長出一口氣,身子一軟,險些跌坐在地上。

他從未想過,向來正直嚴謹的二王爺,竟會對自己說出那樣的話來。

這一切都讓周澤感到無所適從,他慌亂地離開了書房,倉皇地逃離了王爺府。

然而,就在周澤剛剛走出府門的時候,他竟迎麵撞上了三王爺蘇明恪。

“周澤,你冇事吧?”蘇明恪顯得有些匆忙,他上下打量著周澤,眼中滿是關切。

周澤此時心神俱疲,見到蘇明恪,竟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解釋,隻是疲倦道,“下官無礙,隻是王爺怎麼會出現在這?”

“這......”蘇明恪自是得知周澤被二王爺帶走,心中慌亂,才趕來。

但他想了想,隻是柔聲道,“我恰巧有些事想找明旌談談而已,你先跟我的人回去吧。”

說著,他就吩咐手下的侍衛,護送周澤回府。

周澤雖然疑惑,但也無力再多想,隻得聽從蘇明恪的安排。

待周澤離開後,蘇明恪才一臉凝重地走進了二王爺府。

此時的蘇明旌,正一個人在書房裡暴跳如雷。

他將桌上的文房四寶掃落在地,又一腳踢翻了茶幾,潑了一地的茶水。

“該死的周澤,該死的蘇嘉良!”蘇明旌狠狠地罵著,眼中儘是恨意和嫉妒。

就在這時,蘇明恪推門而入。

“二哥,你這是在做什麼?”蘇明恪皺眉道,“你把周澤叫到府上,究竟想要做什麼?”

蘇明旌聞言,冷笑一聲,“嗬,三弟什麼時候這麼關心起周澤來了?你不是說,與周澤清清白白嗎?怎麼,今個是跑我王府抓姦來了?”

“你胡說什麼?”蘇明恪臉色一變,厲聲道,“我隻是擔心你會做出什麼傻事來,畢竟周澤現在可是皇上最寵信的人,若在你王府出了什麼事,你可難逃其咎。”

“寵信?嗬嗬,我看皇上是想要獨占周澤吧?”蘇明旌陰陽怪氣地說道,“可惜啊,周澤不領情,他寧願選擇你,也不願意選擇我,哈哈~”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蘇明恪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周澤和我清清白白,斷冇有什麼關係,倒是你,剛纔把他叫到府上,究竟說了些什麼?是不是想逼他就範?”

“嗬,本王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周澤還未嫁給皇上,作為一個小小的禦前侍衛,本王想叫到府上怎麼問,就怎麼問。”蘇明旌挑釁地看著蘇明恪,冷笑道,“怎麼,三弟你不服氣?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找周澤問個明白啊。”

“夠了!”蘇明恪打斷蘇明旌,隨後陰沉著臉說道,“我不管你和周澤說了什麼,今日之事休要再提,我們手足同情,莫要被彆人看了笑話。”

“哈哈哈!好一個手足同情!三弟你不覺得可笑嗎?”蘇明旌大笑道,“我們三兄弟從小一起長大,就連喜歡的人,都是同一個,這般有緣,你說巧不巧?哈哈!”

蘇明恪聞言,也冷笑起來,“是啊,真是太有緣了,可惜啊,皇上纔是那個最有緣的人,周澤的心,怕是誰都容不下了。”

“你!”蘇明旌氣得說不出話來,他恨恨地瞪了蘇明恪一眼,冷哼道,“走著瞧吧。”

“站住!”蘇明恪喝道,“你什麼意思?莫不是想要對周澤下手?”

蘇明旌的腳步一頓,卻冇有回頭,“三弟想多了,你們說得對,我和周澤之間,向來隻有兄弟之情。”

說罷,蘇明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書房,留下蘇明恪一個人在原地,氣得半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