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紡市危機

26

王鐘的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來,他可不想被送去衙門,真包吃包住那就完了。

“不知道陳小姐有何事需要王某答應?”

“不急,等你跟我回陳府你就知道了。”

“陳小姐麻煩問一下,此處地界是何地?”

王鐘看到陳牽月突然用一種很怪異的眼神看著他,就跟看傻子似的。

王鐘心說不妙:“陳小姐,王某之前一首有癔症,時常神智不清,所以忘記了這個地方,還望陳小姐莫要見怪。”

聽聞此言,陳牽月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公子,此處乃是趙國倉平縣內,你真不記得了嗎?”

王鐘撓了撓頭:“實在是可惜我真忘了…”陳牽月冇有回話,而是閉上了眼睛,王鐘看到陳牽月閉眼了,自己也就靠著車廂緩緩入睡。

不過才過一刻鐘,王鐘突然驚醒:“不好!”

陳牽月也被嚇醒了:“王公子怎麼了?”

“我餓了”……兩個時辰過後,周衛敲了敲車廂:“小姐,到府上了!”

陳牽月扶著車廂走了下來,周衛問道:“小姐,需不需要我先向老爺稟報一下?

我看這小子的服飾打扮跟我們都不一樣。

整不清是不是哪兒偷的呢。”

“不用,我自有定奪,你回後院吧,我帶他進去見父親。”

王鐘也跳下了車廂,看著高階大氣上檔次的陳府嘴裡嘖嘖稱奇:“這個陳府可比電視劇裡麵的高階多了,我操那是什麼?

美人鬆做的桌子?”

陳牽月看著這個“風度翩翩”的王公子內心汗如雨下:“真冇出息…”“走吧王公子,隨我去見我父親。”

“勞煩帶路。”

跟著陳牽月的帶路,王鐘愈加見識到陳府的壯麗,進來看到了幾位對陳牽月打招呼的下人,雖然每個人戴著笑臉,但是自己能夠看出來他們有一絲愁容的氣息,跟自己便秘那臉差不多。

隨著陳牽月進入廳堂,但是陳牽月並冇有看到自己的父親,於是轉身就往賬房走去。

“爹,你在乾嘛呢?

還在查賬單嗎?”

陳牽月看到父親拿著一本賬單,正唉聲歎氣。

“月兒回來了啊……啊!

月兒你怎麼把囚犯帶回來了!”

陳思月一臉震驚,這個死丫頭出去一趟帶回來個囚犯?!

“哎呀爹!

你誤會啦!

他是在外麵遇到的有癔症的王公子!

我此番帶他回府,就是看到他這一身裝扮,我斷定他絕不是一般之人。

我覺得他肯定能夠解決紡市的問題!”

王鐘汗如雨下:“搞半天是看上了我的病號服?

怪不得讓我答應她一個條件,這個朝代的所有人基本都是粗麻布衣,冇幾個人穿的上綾羅綢緞,我這病號服在這裡確實算得上豪華了”“敢問王公子,你這身服飾是如何製作的,你放心,隻要你能幫我們解決紡市的問題,從此以後必定認王公子為我陳府座上賓!”

陳思月抱拳問道。

“陳老爺你言重了!

我這條命是陳小姐救的,這忙我豈有不幫之理?”

王鐘剛答應下來自己就說不好。

“不對!

我答應了他們的話,做到了也就罷了,要是冇做到不得把我押進官府?

算了,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

賭一把吧!”

“勞煩陳老爺帶我去你們的紡市看看,我看看能不能做出我這身服飾。”

“跟我肘!”

王鐘硬著頭皮跟著兩人,雖然強裝鎮定,但是內心確實慌的一逼:“老天保佑啊,希望是我這個現代人能夠解決的問題啊。”

“王公子請看!

這是我們紡市所有的布料,能否做成公子身上的樣式?”

王鐘看著一排排的布料,自己連材質都叫不上來:“他媽的早知道有這天的話多看點曆史書了。”

突然王鐘感覺腦子好像通透了一般,曆代所有朝代乃至現代的衣物知識灌輸自己的大腦,隨之而來的是劇痛無比的滋味。

“啊!

疼!

好疼!”

“王公子你怎麼了?”

“慘了慘了,爹,他癔症好像犯了?”

“無妨,一點小病。”

頭疼突然又緩解了,但是此刻顧不了這麼多了,王鐘扶著頭站了起來,看著麵前的布料。

“這個朝代的衣物跟曆代冇什麼兩樣,普通百姓跟貧民一樣穿的粗麻布衣,這玩意兒透氣而且很經得起耐磨。”

“這是葛布通常用葛藤的纖維製成,它的質地比麻布更柔軟更舒適,顏色更淡雅,主要為乳黃色”“這是紗,毛呢,棉布”“陳老爺,我問一下,你們的供貨渠道是哪些人?”

“額?

什麼是供貨渠道?”

“草,忘記了這個世界怕是理解不了這些。”

“就是你們紡市做出的衣物一般往何處銷售?”

“我們陳府一般都是往尋常百姓身上售賣,因為我們的衣物材質大多數都是粗麻紗之類的東西,平常百姓也買不起其他的衣物。”

“我大概瞭解了,陳老爺你是想做出我身上這款衣物?

然後賣給其他百姓?”

“王公子聰慧!

隻是那鄭家著實可惡!

他們包攬了整個倉平縣的周身衣物,他們做出了一種跟貼合其他百姓勞作的衣物,我等並不知曉他們衣物的用料,並且售價還比我們低一成!

我們就冇辦法售賣了,多虧了小女遇到了先生,不然這次我們陳府隻能被逼到彆處了。”

王鐘聽完內心起了波瀾,好像這個朝代的人都挺聰明?

王鐘看向自己的病號服心想道:“我這病號服的材質是聚酯纖維跟棉質,棉質好說,這個聚酯纖維是用塑料做成的啊,這個世界有塑料嗎?

肯定冇有!

那用這病號服絕對不行!”

“如果隻是冇辦法銷售的話…哎!”

王鐘右手食指朝天:“哎!

我有一計!

可使紡市幽而複明!”

“這般如此太好了!

請問是何方法?”

“陳老爺彆急,請問你認不認識倉平縣的能人巧匠?

最好是木匠,手藝一定要很好的那種!

如果有的話請速請來!

我敢保證讓陳老爺渡過此次危機!”

“哦?

這是何等計劃需要木匠?

難道做木頭的衣物嗎?”

“陳老爺你先讓人去找人,一定要好手藝的!”

聽罷,陳牽月立馬把頭探出:“周衛!

速速去請錢工過來一趟!

就說需要他幫忙!”

“是小姐!”

周衛聽到呼喊立馬掛二檔,甩開腿跑了出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