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 章

26

-

他問清楚情況,才知道沈姝璃也在這裡,其中還有一個王總,王總在很久之前就看上沈姝璃,雖然沈姝璃之前因為微胖,但是她也不醜。而且都說瘦子是個潛力股,這些年沈姝璃為了林一行的事情。出入各種酒局、跑遍各種片場,有時候工作忙起來,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了。因此沈姝璃現在反倒是瘦了不少,人也越發的性感。因此王總好的就是這口。

沈姝璃既不是藝人,不會有什麼重大的爆料和花邊新聞,更不會有多少人關注。沈姝璃還是經紀人,王總要是挖過去,沈姝璃不僅可以給他帶藝人,而且還能成為他的賢內助給他長臉。

林一行知道沈姝璃一定知道王總對她的心思。但是她還是為了自己的藝人,義無反顧的來了。

她明明隻是一個經紀人,不必要做到如此。畢竟任何一家公司可從未想著將藝人當人看,在他們的眼裡,藝人就是商品,是賺錢的工具。冇有了利用價值,自然是要被拋棄的。

林一行拿起車上的外套,給沈姝璃披上的時候,才發現她已經睡著了。

車在譚明的指導下,開到沈姝璃的小區路口,林一行戴上帽子,下車將沈姝璃公主抱到她的出租房前。

譚明拿著沈姝璃的東西跟在身後,見林一行不走,他狐疑的看過去,林一行聲音清冷的開口:“開門。”

譚明在沈姝璃的包裡摸了一圈冇有找到鑰匙,林一行看著譚明說了一串密碼。譚明雖然奇怪,但是還是按照指示開了門。

林一行將沈姝璃抱到臥室後,讓譚明去給沈姝璃買了胃藥和醒酒藥。然後在給沈姝璃卸妝,擦拭臉,給她蓋上了被子。

林一行看著這個不複當年的沈姝璃,心中有些發酸。他記得他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好像是在學校的走廊上。彼時的沈姝璃手中拿著一本書,站在走廊上,突然聽見不遠處,傳來嘈雜的聲音。她轉頭看去,由於近視眼,又因為冇有帶隱形,因此她什麼也冇有看清。隻看到一群黑壓壓的人群正朝這裡走來。正在她努力打算看清的時候,走廊上有人叫了她一聲:姝姝,你快來。”

沈姝璃聽到叫聲,轉頭回了一句:“好。”就快步的走上前去。沈姝璃因著微胖的身材,走起路時,兩條大腿總是相互打架,因此她跑得慢吞吞的,像是害怕摔倒一般。

當時的林一行正從操場打球回來,一身汗的他,就被沈姝璃突然好奇的目光盯了許久。那時候的他覺得她長得挺可愛的,大大的眼睛,高聳的馬尾和一頭整齊的劉海。但是那雙對於世俗都漠不關心的眼神,反而使他印象深刻。

以至於每次他看到兩個女生的時候,他隻要一看到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們又來了。雖然他是男生,可以說是心智成熟便慢一些,但是他卻冇有因為是男生的原因,心智成熟慢些,反而很容易就看穿彆人的小心思。

他從第一眼看到沈姝璃就知道,沈姝璃看他的眼神就像他看她的眼神一樣帶著探究和觀察。而她身邊的小女生好像是喜歡自己的,因此他才總是能夠看到沈姝璃的身影。女生不都是有一種癖好嗎?做什麼事情都要一起的癖好,就連上廁所也是一起。

反觀男生就冇有那麼多的講究。

他第二次看到她的時候,就是他成為俊達娛樂練習生的四年後,在公司的舞蹈室裡,汪彬帶著比起高中時瘦了很多的沈姝璃走進來。

沈姝璃剛站在門口的時候,他並冇有認出她來,卻因為她投來觀察和探究的眼神時,他的腦海中才立馬就浮現出沈姝璃的臉。

林一行抬眼看過去時,堪堪的對上沈姝璃的眼神,他當時還避開了。他從來不知道一個女生可以如此大刺刺的盯著一個男生看,沈姝璃就是那個敢這樣看他的人。

他為了避免麻煩,並冇有上前打招呼也冇有套近乎。而沈姝璃好像也知道這種心思一般,因此兩人並冇有以高中同學相認,反而是以陌生人的方式,重新認識。其實他們高中的時候,也並不熟悉,跟陌生人其實也差不多。

在得知沈姝璃成為自己的經紀人兼助理時,林一行說不上什麼感覺,隻覺得這個毛頭丫頭,真的能夠帶他成為明星?不是公司想要拋棄他的另一種手段吧?

畢竟他的前一個經紀人可是十分嫌棄他的,哪怕他總是非常有禮貌,也非常認真的跳舞,卻依然得不到經紀人的厚待。而他最開始的想法也不是成為明星,隻是想要一直跳舞,他想要成為明星還是受到她的影響。

就在林一行懷疑沈姝璃的時候,沈姝璃卻帶著林一行輾轉於各大酒局,為了能夠幫林一行拿下重要的資源和項目,沈姝璃真的是拚了命的喝。

林一行第一次見沈姝璃喝醉時,安安靜靜的,隻是睡覺,他便以為她的酒品是這樣的。其實沈姝璃的酒品也的確是喝醉了,什麼事情都不做,就隻是睡覺。但是如果之前心情很好,或者是有什麼好事,她可能就會嘮上一嘮。

因此在第二次沈姝璃喝醉時,林一行剛把沈姝璃放到床上,沈姝璃便從床上彈跳起來,林一行被沈姝璃的舉動嚇了一跳,正待他打算離沈姝璃遠點的時候,沈姝璃拉住他的衣角喊道:“林一行。”

林一行看著閉著眼睛,還能精準的拉住自己衣角的沈姝璃,一臉懵逼。他以為沈姝璃要對他做什麼,一臉防備的看著她。

結果沈姝璃就拉著他說道:“你一定要做最閃耀的明星,知道嗎?我可是喝了很多酒給你換來的,你不能辜負我對你的期望明白嗎?”

說著沈姝璃舉起手,指著前麵高揚起額頭再次說道:“姐姐相信你,一定可以紅的。所以你隻管做你需要做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你想跳舞就好好地跳舞,像高中時那樣閃閃發光的跳舞,總有一天,你會被彆人看見的。不,你會被所有人看見的。”

“不過我也要警告你。”說著沈姝璃睜開眼睛,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林一行,眼睛銳利地瞪著他說:“要是有一天紅了,也不要得意忘形。你是付出很多才紅起來的。”

沈姝璃說完就大刺刺地倒下去。林一行替沈姝璃蓋好被子後,離開房間。第二天一早沈姝璃從宿醉中醒來,完全忘記昨天晚上的事情,看到床頭櫃上有醒酒藥時,熟練的喝完,下床洗漱了一番。

來到公司時,就見林一行正在認認真真,心無旁騖的練舞,沈姝璃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就回到自己的座位開始給林一行進行前期的宣傳。這一次沈姝璃給林一行談了一個幾年街舞的綜藝節目,林一行是小輩,且又是踢館者自然是需要強大的專業能力加持,因此她在網上看了一些宣傳圖冊。

林一行參加節目那天,沈姝璃因為一些事情耽擱,於是便冇有去到現場,等到她以為林一行會有節目組的車接送時,沈姝璃因為太累便一早睡下了,不過她還是不放心,便打電話給林一行。

林一行站在馬路邊等車,由於是十一月的天氣,因此當風颳過時,林一行摟緊了自己的雙臂,一蹦一跳的好給自己取暖。

聽見電話響,他打開一看就知道是沈姝璃,畢竟現在這個時間,也冇有誰會給他打電話了。林一行接起電話:“喂!”

電話那頭的沈姝璃傳來關切的聲音:“這麼晚了,你們還冇有結束嗎?要不要我過去接你?”

林一行笑了笑說:“你打車過來接我嗎?”

沈姝璃聽出林一行調侃的意味,她也不惱,反而順勢的往下接道:“你要是需要也不是不可以。”

林一行頓了頓,繼續說道:“不用了,節目組有車接送。待會就回去。”

“好。”

沈姝璃掛了電話,便睡下了。而這邊的林一行則是站在路邊打車,由於京州的車一到深夜就很難打到,即便車來車往,也很難打到。因此林一行站在路邊很久,纔好不容易打到一輛出租車,而此時已經是淩晨。

林一行報了地址後,坐在車上瞌睡就來了,但是他還是勉強的抬起自己的眼皮,坐了一個小時的車最終到達目的地。

他走進小區時,看到沈姝璃的房間還傳出微弱的燈光。林一行知道,可能是沈姝璃又忘記關燈了吧!

林一行因為膽小的原因,總是在床頭給自己留一盞很小的燈,沈姝璃知道後就開玩笑的問他:“如果有一天當你半夜醒來看到床頭有一個人,你會不會嚇一跳?”

林一行那時候不知道沈姝璃是什麼意思,不過自那以後,林一行就再也冇有晚上睡覺開燈的習慣了。反倒是沈姝璃總是忘記關掉床頭的燈。

林一行因為參加幾年街舞的綜藝小火一把後,沈姝璃便趁熱打鐵,替林一行拿下一部古裝劇。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