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逼婚慈恩寺

26

一隊騎兵,大約五百人左右把慈恩寺圍得水泄不通。

“海棠,外麵發生什麼事情?”

杜老夫人也來到杜海棠的房間。

“阿孃,我馬上叫玉兒出去打聽一下。”

杜海棠鎮定地拍了拍母親的肩膀。

“不用麻煩玉兒,小將裴度前來為杜老夫人請安”咣噹一聲,房門被一個高個黑臉的將軍一把推開。

“ 放肆,竟敢如此無禮!”

杜老夫人一拍桌子,對冇經通報,就擅自闖進房間的裴度喝斥道。

“老夫人,此一時彼一時,這是戰時,請容本將不能拘舊禮!”

裴度上前,假惺惺地把杜老夫人摁在椅子上,自己也毫不客氣地坐在了杜老夫人的一旁。

“今日,本將來到慈恩寺,是專程向杜老夫人提親的。

明日,我會派媒人正式向杜小姐提親,還請老夫人早做打算,成全我們這樁好姻緣。”

裴度得意洋洋地整了整身上的白銀鎧甲。

“小女婚事自有杜節度使作主,我一介女流怎能獨自答應?”

杜老夫人竭力壓製住自己的怒火。

“杜老夫人還不知道吧!

杜節度使己在巴州與安祿山作戰中捐軀沙場。

大小姐的婚事,恐怕隻有勞動杜老夫人一個人辦理嘍!”聽到杜節度使戰死沙場的訊息,杜老夫人心急地口吐鮮血,暈了過去。

“裴度,你不要欺人太甚,想讓我嫁給你這個趁火打劫的土匪,除非我死了。”

杜海棠一邊和玉兒上前攙扶母親,一邊怒罵裴度。

“杜小姐,我對你一往情深,若嫁於我,保證你不會受一點委屈。”

裴度上前用力地拉住杜海棠的胳膊,“明天,我會派人來提親的,後天,你我就會配成恩愛夫妻了。”

啪啪兩記響亮的耳光打在了裴度的臉上,“你這個狗鼠輩”杜海棠罵道。

“杜小姐,現在杜節度使這棵大樹倒了,你能嫁給我,那就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裴度一把抓住杜海棠的手,警告著。

“傳我話下去,明日我和杜小姐成婚,禁止慈恩寺所有人員進出!”

說完裴度大踏步地走出杜小姐的房門,對著房門口的副將楊鬆吩咐道。

楊鬆派兩隊士兵把守在杜小姐與夫人的香房門口,除了慈恩寺送水送飯的粗使和尚,外人一概進出。

杜海棠和丫鬟玉兒伺候母親吃完藥,急得在屋裡走來走去。

“玉兒,你速速去智明方丈禪院,請他為我們母女出個主意”杜海棠吩咐玉兒。

玉兒端起平日沐浴用的大木盆朝香房外走去,“小姐還是請回吧,裴將軍有令不許任何人外出!”

一名滿臉疙瘩的士兵攔住玉兒。

“裴將軍不是我娶我們大小姐嗎?

我們大小姐為了明日的婚禮,要我去柴房打些洗澡水來沐浴。”

玉兒說得煞有介事。

這名士兵和在門口把守的另一名士兵互相對視了一下,兩人都後退兩步,放玉兒走出了香房。

玉兒端著木盆來到柴房,招呼兩個粗使小和尚燒水,趁著士兵不留神,一溜煙兒跑到寺前大殿來尋找智明方丈。

智明方丈正與眾弟子在大殿內誦讀佛經為杜夫人和小姐祈福。

玉兒連忙跪倒在方丈麵前,訴說了裴度逼婚、老夫人病重的事情。

智明方丈拿出一隻漢白玉料海棠花形狀的簪子,遞給玉兒,“小姐若佩戴這隻玉海棠簪子定能遇難呈祥、逢凶化吉。”

玉兒小跑著回到內房,把這支玉海棠簪子交到杜海棠手中。

“方丈給我一支簪子,到底是何意?”

海棠百思不得其解。

“小姐,快來看,老夫人她又吐血了!”

丫鬟玉兒驚呼。

海棠急忙跑到母親床前,“母親,你還好嗎?”

海棠急切地呼喊著,“海棠,我,我冇事兒,放心吧!

我絕對不能讓你嫁給那個裴度。”

杜夫人邊說邊咳嗽,一股鮮紅的濃痰吐在了痰盂裡。

“母親,不著急,我會有辦法的,您放心。”

海棠嘴上雖這樣安慰母親,其實她內心也是慌亂如麻,無法想出令她和母親脫身的良策。

“這是喜服,還請杜小姐儘快換上!

晚上就要舉行婚禮了!”

兩個士兵把喜服放在桌子上,就走出了房間。

海棠,海棠,不能嫁!

杜夫人高聲呼喊著自己的寶貝女兒。

海棠愣愣地坐在桌前,對母親的話彷彿一點也冇有聽到。

眼前大紅色的喜服,像一堵牆擋住她的視線。

她覺得自己像瀕臨死亡的魚兒,嘴一張一合,拚命掙紮,卻怎麼也改變不了死亡的命運。

小姐,不好了,夫人她暈過去了。

丫鬟玉兒說著竟嚶嚶地小聲地哭了起來。

小姐,我們怎麼辦?

玉兒的哭聲,終於把海棠從那個絕望的衚衕裡拉了回來。

阿孃,阿孃,海棠連忙跪到杜夫的床前,大聲地喊著。

窗外,一陣疾風吹過,剛剛還一樹的海棠花兒竟掉落了大半,飄飄揚揚的花瓣在春風裡飛舞,彷彿這個晚春的明月夜和春風跳一曲絢麗的舞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