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國亂家散人飄零

26

杜夫人房間內,使女、丫環進進出出,彷彿趕集般地熱鬨,可氣氛卻與平時嘻嘻哈哈的氛圍有些不同,有些嚴肅還有些緊張。

“阿孃,出了什麼事?”

杜海棠覺得母親房間內的忙亂有些不同尋常。

“海棠,你仔細聽好阿孃的話。

前日,聽你阿爹說安祿山發動節度使共二十五萬大兵在範陽起兵,你父己接到聖旨,他將與義成一起去平定安祿山,恐怕這長安城會大亂。

你阿爹令義成帶一隊精兵護送我們母女去長安城外的慈恩寺避難。

他也要速速去收拾行裝。

杜夫人的話把杜海棠說得雲裡霧裡,“長安城不保,安祿山起兵。”

她快速地在腦海中盤算著這些資訊。

杜海棠明白了,她的人生將遭遇一場史無前例的戰爭。

自小生在安逸、富足的長安城,不知道什麼是戰爭,什麼是饑餓,她有些慌亂,愣愣地站著不說話,彷彿置身世處。

“什麼?義成哥哥回來了!”

杜海棠聽到了最重要的一句話。

聽到母親義成哥哥護送她離開長安,杜海棠心定下來,她知道王義成肯定會把此行安排得妥當。

夜晚,杜夫人和海棠帶著兩個乾活利索、貼心的丫鬟收拾了金銀細軟,隨身攜帶輕便之物,在王義成的護送下起身前往長安城外的慈恩寺內避難。

杜政文站在空蕩蕩的大門外,望著馬車上的妻女,心頭湧動著一股悲涼的滋味。

“我己決定戰死沙場,但願老妻,幼女能平安歸來。”

杜政文與老管家王忠默默地目送載著妻女的馬車緩緩駛離他們視線的及的範圍,主仆二人誰也冇有說話,退進硃紅色的大門內,王忠擦了一把不停溢位淚水的眼睛,轉身也關上了大門。

慈恩寺內方丈智明正在寺門外等候。

“有勞方丈”杜夫人從馬車上下來,對著方丈深施一禮。

“杜家與方丈是老相識,夫人何必如此客氣”智明方丈指揮王義成把杜夫人和小姐的行李搬到一處偏僻的廂房。

“那就叨擾方丈了,小將告辭!”

王義成與方丈告辭,正欲上馬離開。

“等等,義哥哥”杜海棠追到他的馬前。

“這個長命縷,你戴上,今年的端午節你冇有回來,但是我用心給你做了一個。

把手伸出來”杜海棠拿出長命縷,為王義成係在右手臂上。

紅、黃、綠、藍、白五色絲線結成的長命縷係在王義成粗壯的右手臂上分外醒目。

杜海棠邊係邊在嘴中唸唸有詞,“保佑我義哥哥不為惡鬼搶走或兵刃所傷。”

王義成的右手臂有些顫抖,那些與杜海棠青梅竹馬的日子又一次浮現在了他的麵前。

“義哥哥,你保證這株西府海棠會開得最豔麗嗎?”

七歲的杜海棠跟在八歲的王義成身後,看著他和花匠老張頭在花園裡忙活,“是啊,我保證,這是在慈恩寺內移植過來的海棠,當然是最豔麗的,你知道,全長安城的海棠花隻有慈恩寺內的海棠花開是最漂亮的吧!”

“義成,和大小姐一邊玩兒去吧,我一個人能行。”

花匠老張頭邊給移植的海棠焙土邊說。

“張大爺,我爸說讓我來幫你搭把手,你一個人管理這麼大的後花園很辛苦的。”

“哎,王管家真是體恤我俺這個孤老頭子,我這輩子也算是值了”花匠老張頭低頭悄悄地擦去感動的淚水。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忙活,花匠老張頭、王義成、杜海棠終於把從慈恩寺移植來的那棵西府海棠種在了杜府的後花園裡。”

“大小姐保重!”

王義成胯下的白雪馬長嘶一聲,把王義成的思緒拉到了現實。

他深情地望了杜海棠一眼,撥轉馬頭,頭也不回地衝了出去。

天寶十五年,安祿山叛軍占領長安,昔日繁華的長安城己是滿目瘡痍、死屍遍地。

偏居城南郊外的慈恩寺內卻是躲避了長安城內的戰亂,偶爾有叛軍來騷擾,因佛門淨地,智明方丈出麵,叛軍也很快地退出了寺內。

一晃杜海棠與母親在慈恩寺內隱居一年有餘,杜海棠每日除去讀書,侍弄海棠花,便是陪母親誦讀佛經,日子過得也算安穩。

正值春日,慈恩寺內大殿旁的左右兩株海棠正開得熱烈,粉色的花朵重重疊疊,挨挨擠擠地,間或點綴著綠色的樹葉,把小小的枝丫壓得都低低地垂了下來。

明豔的花朵、香甜的氣味,吸引了大批蝴蝶前來。

杜海棠昨日最喜這熱鬨的海棠花開的景象,今天看著這兩樹繁花卻冇有一丁點的欣喜之色。

“玉兒,今日可有父親大人的書信?”

杜海棠問丫環玉兒。

“大小姐,大人己有半年冇有書信,老夫人也日日唸叨呢!”

“是啊,連義成哥哥也冇有半封書信。”

這本小說雜記還是俠女救英雄的故事。

如果我可以像書中的俠女一樣厲害,我就可以和義成哥哥上陣殺敵了。

“大小姐,我還以為你在後花園呢?

夫人讓你到房裡呢?”

一個丫環跑來叫杜海棠。

“哦”杜海棠失魂落魄地答應著,心神不寧地離開了那株枯萎的海棠花。

“王義哥哥,你現在在哪方征戰,一首也冇有你和爹爹的訊息,我心裡十分掛念。

你知道嗎?當我站在慈恩寺大殿的那兩株海棠花下,總會在看到你的影子。

想起你和我小時在一起玩耍的時候!

那時候我總愛捧著那些凋零的花瓣掉眼淚,現在我長大了,不應該再像小時那般愛哭了。

我把花瓣放進這封信裡,權當我的眼淚,我要把這些寫給你的信杜海棠把一封寫給王義的信,塞滿花瓣,放進了一個紅漆小盒子裡收起來。

她擦了擦淚水,努力地調整了呼吸,又認真地研究起手中那本《小說雜記》都沾滿海棠花。”

“小姐,你聽,寺外是什麼聲音?”

玉兒驚恐地看著杜小姐。

盛開的海棠花被這巨大的聲響震動得嗖嗖地往下飄花瓣。

轟隆隆,馬蹄聲、士兵的呼喊聲,由遠及近,正在屋內誦經的杜老夫人也被嚇了一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