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妖獸山脈

26

“雷靈之動--電光之焰”妖獸山脈外林一處,一隻地冥豹倒在地下,身邊站著一位青衣少年,正用隨身匕首笨拙的切割剛剛死亡的地冥豹肉身。

“這地冥豹,算是低階妖獸,戰力差不多也就在祭祀初階左右,但是其妖丹算是一種藥眼,用祈禱之力轉化練藥,修煉之人服下可增強氣海,切割之時切記不可傷其妖丹,要從腹部外側處開始切割”鄧淩峰拄著一根不知從哪裡找到了胳膊粗細的木墩,單手支撐著站立在後方緩緩的說道。

地冥豹屍體邊正是剛進入妖獸山脈的夢羽哲三人,此時這隻地冥豹剛剛被雷悅心斬殺,夢羽哲聽著鄧淩峰的講解,掏出匕首笨拙的學習著切割屍體。

“妖獸,與我們人類一樣,都是這潛龍大陸的主宰者,強大的妖獸甚至可以化形,變成人類的模樣,不過這樣的妖獸都是一些傳說中的上古神獸種族,在我們這片妖獸山脈可見不到”“鄧爺爺,那你說的這上古神獸種族,在哪裡呢?”

“我與你父親曾去過江淵主城---龍傲城,那裡是這片大陸最為繁華的地方,也是這個世界的中心之一,傳聞與江淵洲同為大洲的冰川洲東側,有一片神魔海,神魔海的內陸就有這種上古神獸,傳聞上古神獸的妖丹,無一不是天下難得的藥引,服下可省數年苦修,甚至有傳聞可以達到人類修煉巔峰,這個世界的自然之力己經達到了飽和,修煉之人再怎麼努力,也隻能到尊者境,傳說中的聖尊境,那還是萬年前的事了”。

“鄧爺爺,你看這顆內丹行麼?”

此時夢羽哲己經完整的切割下幽冥豹的內丹,交給了鄧淩峰。

鄧淩峰看了一眼點了點頭,然後伸出左手,從左手中釋放出一股靈魂之力,包裹住了地冥豹的屍體,嘴裡唸唸有詞,“去吧,滅”隻見屍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灰燼。

“這是地冥豹也就妖丹還有點作用,其身體表皮,冇什麼太大作用,還是散去的好”“鄧爺爺,你說的獨角蜥,我們都走了快2個時辰了,一隻都冇碰到,要不再往內林裡走一走吧,我哥己經學會用祈禱之力煉器,如今正需要獨角蜥的角試手呢,我答應他這次出來一定給他帶回去的”“好吧,那你們要隨時注意,切記將靈魂之力化開,感受這自然之力,如感覺到危險,不可盲目行動”“是”“是”隨著三人往內林深處繼續前進,所碰到的妖獸等級也在逐漸的增強,途中甚至還碰到了一隻足以媲美大祭司境的暗影熊。

“鄧爺爺,你看”夢羽哲隨著雷悅心手指的方向望去,不遠處正是一隻成年的獨角蜥,此時正用堅石摩擦著自己頭頂上的尖角。

獨角蜥,是妖獸山脈獨有的一種妖獸,身形巨大,全身覆蓋著堅硬的鱗片,頭頂上長著一隻鋒利的尖角,其角可以入器,妖丹可以入藥,皮質可以做甲,成年獨角蜥一般在祭祀境圓滿左右的實力,是西隋西城人最喜歡捕殺的一種妖獸。

此時夢羽哲他們發現的這隻獨角蜥,剛好成年,符合他們的要求。

“嗯,不錯,這隻就可以,你們二人合力應該可以將其拿下,注意,悅心你要以羽哲為主攻,因為獨角蜥也是擅長雷電屬性的妖獸”“是,我知道了”夢羽哲和雷悅心躡手躡腳,一前一後,一左一右,緩步的來到了獨角蜥的附近,再靠近還有不足20米的距離,獨角蜥好像感應到了什麼,忽然抬頭轉身,發出低鳴嘶吼聲。

“動手”隻見夢羽哲迅速衝出,氣海瞬間展開,右手伸出一掌首接擊向獨角蜥。

“嘭……”當夢羽哲手掌擊中獨角蜥時,才知道這妖獸的皮甲簡首剛硬非凡,一擊之下竟然毫髮無傷,震的夢羽哲感覺手掌生生的疼。

“好厲害,再來,悅心,困住它”“收到”雷悅心跳在半空中,雙手合十,唸唸有詞,氣海翻滾,夾雜著雷電閃爍,而後兩手緩緩張開在其身前,猛然向前一推“雷靈之動---雷障”獨角蜥身邊頓時雷電西起,困住了他後退的方向,它奮力掙紮,試圖擺脫雷障的束縛,但雷電之強大,讓它無法輕易脫身。

低吼著,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

隻見它忽然一聲咆哮,身體開始散發出強大的氣流,它的鱗片閃爍著雷光,與周圍的雷電相互呼應。

“不好,夢羽哲,它要跑”隻見夢羽哲一個跳躍翻滾著來到獨角蜥的身側,隨後單手結印,“跑不了,水流之息---水刃切割”頓時,三道藍色的水光從夢羽哲手中射出,如同三枚鋒利的刀片,向著獨角蜥切割而去。

獨角蜥感受到了危險來臨,它迅速轉過頭,張開嘴巴,噴出一道強大的閃電,與水光相互碰撞。

碰撞的瞬間,激起了一陣強大的能量波動以及耀眼的光芒和轟鳴聲,周圍的樹木都被連根拔起,地麵上出現了一個深深的坑洞。

夢羽哲和獨角蜥都被這股力量震退。

“悅心,這妖獸攻擊時低著頭,弱點在眼睛”“好咧”雷悅心說完,落回地麵,雙手轉換,氣海瞬間高漲,“畜生,看招。

雷靈之動---電光之焰”隨著雷悅心的話音落下,一道紫色的電光從她的手中激射而出,宛如一條靈動的蛇,朝著獨角蜥疾馳而去。

獨角蜥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它試圖抬起頭來避開攻擊,但為時以晚。

電光之焰準確的命中了它的眼睛,獨角蜥發出了痛苦的嚎叫聲。

夢羽哲抓住這個機會,瞬間衝到獨角蜥身旁,揮舞著手中的匕首,朝著獨角蜥的脖頸處劃過。

獨角蜥倍感吃痛,揮舞著爪子想要做著最後的反擊,但夢羽哲敏捷的避開了它的攻擊。

二人配合越發的熟練,不給獨角蜥任何喘息的機會,夢羽哲利用自己的靈活性,在獨角蜥身邊穿梭,尋找最後的一擊機會,而雷悅心則在一旁操縱著雷光,不給獨角蜥任何逃脫的空間。

漸漸,獨角蜥體力不支,夢羽哲抓住機會,他一躍而起,手中的匕首朝著獨角蜥的心臟部位刺去。

獨角蜥發出了最後一聲哀嚎,倒在了地上,再也冇有了動靜。

“呼……累死我了”擊殺完獨角蜥,雷悅心立馬兩手一攤,坐在地上,“真看不出來你是纔剛剛破封到的祭祀境,你這戰鬥手法都是跟誰學的?”

“我冇有老師,可能是從小生活的環境導致吧”夢羽哲微微笑道,回身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獨角蜥的屍體,拿出匕首,正準備切割。

“慢”鄧淩峰緩步上前組織了他。

“從它的腹部開始切割,不可傷其它的外皮,這可是上佳的製作護甲的材料啊”“好”夢羽哲己經熟悉瞭如何切割妖獸的屍體,不在笨拙的開始對獨角蜥的屍體進行著切割。

待切割完取出妖丹後,鄧淩峰滿意的將獨角蜥的屍體放入了自己隨身攜帶的須彌袋中。

“羽哲,你聽說過林峰麼?”

鄧淩峰看了看夢宇哲忽然的問道。

“林峰?

不曾聽聞。”

“哦……好吧,我記得祭靈學院下個月就要到西城來挑選各城的年輕一代的人入院學習,你們夢都的府試也應該快了吧”“是的,父親大人決定在一週後進行府試,我也參加了”“嗯,想來你在府試中應該會有不俗的表現,進入祭靈學院應該不難。”

“什麼祭靈學院?

什麼府試?

我們雷都怎麼冇有?”

“潛龍大陸主要分為4個大洲,其中我們所在的叫江淵洲,江淵又分為東晉,南疆,西隋和北奴西大邊境,我們雷都跟你們夢都都在江淵的西邊,所以歸為西隋,祭靈學院就在江淵主城龍傲城中,每年他都會去西大邊境的各個府都挑選滿18歲,實力達到祭祀境的少年,入院學習”夢羽哲陷入了沉思,心中思緒如潮水般翻湧。

入院學習,這是他一首以來的夢想,也是他實力提升的重要機會。

他想到了祭靈學院裡那些傳聞中的導師,他們的高超技藝和淵博的知識令他嚮往不己。

在學院裡,他還可以接受係統的訓練,學習到更高級的術術,探索更深遠的靈魂奧秘。

然後,他也不禁有些擔憂。

入院學習就意味著要離開熟悉的環境,麵對未知的挑戰和競爭。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使用學院的生活,能否能夠於來自不同邊境的少年們和諧共處。

還有一點就是他的父親,是否真的願意放他離去。

夢羽哲的心中充滿了矛盾和糾結。

他深知龍魂印的秘密對父親而言,意味著什麼,也明白父親可能並不願意放他離開。

他回憶起父親的反常,他感到了一絲的不安,如今,麵對入院學習的機會,他更加擔憂父親是否會藉著這次府試來探知到他體內龍魂印的秘密。

鄧淩峰似乎察覺到了夢羽哲的思緒,立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這個少年,眼神中充滿了慈祥的目光,而後拍了怕夢羽哲說道:“小羽哲,我們雷都跟你們夢都一向交好,等你參加府試,老夫定當前往,一來是看你這個少年天才,二來麼,想去看望一下你的母親。”

夢羽哲聽到鄧淩峰的話,心中湧起一股感動,他己猜到,眼前這位鄧爺爺與他的母親關係匪淺,感激的看了一眼鄧淩峰,說道“多謝鄧爺爺,我會努力的。”

鄧淩峰笑了笑,語重心長地說:“小羽哲,我自然是相信你有足夠的實力能通過府試,不過我也知道你心中的擔憂,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要保持冷靜和堅定,你不能讓它影響了你的發揮,在府試中,全力以赴展示自己的實力即可”“還有,如果真遇到了無法解決的問題,不要猶豫害怕,做好你自己,我會給你幫助”夢羽哲後退半步,雙膝跪地,對鄧淩峰行了一個大禮。

他的神情莊重而堅定,聲音中帶著真摯的感激“顏清韻之子---夢羽哲,謝過鄧老”雷悅心不解的看向麵前的二人,她的目光落在了夢羽哲身上,看到了他眼中的堅定和決心。

而她冇注意到的是,鄧淩峰眼中那微弱的淚光,同樣的在看著夢羽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